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长廊 >

姜继襄与石牌戏曲文化特色小镇建设

 

 

 

    千年古镇石牌正在规划启动戏曲文化特色小镇建设,群众一片叫好,也翘首企盼。因为项目本身不仅可以作为石牌地区因县城搬迁后发展停滞的突破口,更重要的是走上了文化传承的创新之路;坚持文化是魂、小镇是体,既利用小镇来展示文化,又借助文化提升小镇品质品位。因此,项目一方面是在硬件建设上通过高起点的规划来恢复和展现小镇的历史风貌,而另一方面项目的内涵部分,就是如何搜集、挖掘、整理相关资料,充分发掘整合地方资源,才是项目真正的灵魂所在,也是项目最终得以生存和持续的内在源泉。
    在中国戏曲史上赫赫有名的石牌姜网人姜继襄,为石牌地区戏曲文化历史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应当是石牌戏曲文化特色小镇建设进程中值得挖掘与打造的重点之一。
    网载资料:姜继襄,字曙东,号劲草词人,别署曙叟,石牌姜网人。出生于咸丰十年,光绪甲午科乡试举人。历任湖北罗田、黄安、江陵、宿县知县。民国后仍任职八年。晚年赋闲,专事写作。卒于民国十三年(1924)之后,享年六十五岁。能诗,善古文辞。有诗集传世,并著有《劲草堂笔记》《劲草堂曲稿》(含《汉江泪》、《金陵泪》、《松坡楼》传奇三种)以及《梧桐泪传奇》。
    关于姜继襄的生平、著作以及在中国戏曲史上的历史地位,学术界多有研究,《中国戏曲志安徽卷》、《中国曲学大辞典》、《晚清民国传奇杂剧史稿》、《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安徽古代文人曲家剧作文献研究述论》等专著上均有记载。
    查石牌姜姓光绪已亥(1899年)五修《姜氏宗谱》及1999年六修《姜氏宗谱》,姜继襄属石牌姜网涧股金钥公房支下二十一派系,荣字辈,兄弟四人。在谱头卷十九《甲科》中对姜继襄记载如下“继襄,(姜)荣照,字曙东,优廪贡生,光绪戊子科副榜,甲午科举人,国子监学正,衔宿州训导在任,候选直隶州州同。”而分支卷十五对其支系房头记载如下“荣照,字曙东,号七云,庠名继襄,优廪贡生,光绪戊子科副榜,甲午科举人,国子监学正,衔宿州训导在任,候选直隶州州同;生于咸丰十年庚申十月二十四日辰时,妣黄梅直隶补用同知帅畹长女,生于咸丰九年已未九月二十八日卯时;纳萧氏,生于光绪三年丁丑六月二十三日子时;俱故,葬失记;抚胞弟荣锦之子愿为嗣,女二,长适门不详,次适夏登元之子。”而《姜氏宗谱》五修与六修相距整整100年,其间所发生的一切,由于年代久远、朝代更迭、战乱等条件局限没有更多的翔实资料可记载,对继襄公其间相关事宜已无法有文字查询,包括卒葬等,因此六修按“失记”表述。但综合文字资料、实物及姜氏老人回忆,对继襄公相关情况还可以还原一二。
    继襄公卸官回归故里后,在位于姜网姜家新屋(原县司法局处)翻修扩建祖屋,并将其命名为“劲草堂”,将自己的书斋命名为“还读楼”。劲草堂落成后,继襄公一方面开始全面整理自己所创作的凝聚着自己平生心血的剧本、曲稿、诗词等,在出版发行时均以《劲草堂》冠名;一方面将手稿以及已出版的所有书籍归类分装至十六只樟木书箱,并在其中两只书箱门板上亲撰亲笔题词,且亲手刻制,至民国甲子(1924)年上春基本完成,但由于继襄公积劳成疾,不幸于当年冬去世,无子,两女均已出嫁,随着妻妾相继离世,劲草堂祖屋或被族人占用或荒疲闲置,至解放时,已荡然无存。劲草堂书箱及所有书籍均分散流落到族人之手,年长的姜姓后人,有的曾在幼时见过《劲草堂笔记》《劲草堂曲稿》民国版本。至文革时,所有书籍连同书箱,遭焚烧殆尽,一号书箱门板也难逃焚毁厄运,姜氏老人只记得题词内容是“穷不卖书子孙读”;万幸的是二号门板却鬼使神差地得以幸存,门板题词正文是“老犹作画与人看”,上款为“民国第一甲子”,落款是“还读楼主人识” 。门板的背面,存有历史墨迹,标明了序号、制作时间、门板只数、经办人及面额题词内容。更可贵的是,匾额重见天日后,姜氏后人姜首东老先生感慨万千,随在该匾额后用毛笔小行书亲笔记述了这样一段文字,现抄录如下:
    “此匾书法与题词均出于继襄公之手,但铁笔不详,距今七十四年矣,历经抗日、土改、文革,幸而存之,并较完整,仅民国之民字痛遭文革劫残,殊为深惜,乃于戊寅年在积物检点中,重见天日,在原有之面目上,稍加葺饰,别带古色古香,悬之伟然,令人着眼,愿后生妥善珍管,是于厚望。首东书  戊寅  仲夏”。
    至今二号书箱门匾这一珍贵的历史原物存留于姜首东之子姜精红处。
    继襄公去世后,年长族人都知道葬于石牌姜家祖坟山官山(现麻塘湖旁边原县电视台后),该处地段,俗称“马形山”,地理先生称为“烈马披鞍”。石牌姜姓有一定身份和地位老人去世后均葬于此。但历史上屡遭盗窃,加上文革期间破四旧,该片墓地遭挖掘损毁,文物洗劫一空,甚至有人看到挖出的遗物中曾有清朝的朝服朝靴,暴露于公路两侧。文革后,族人将所有挖掘损毁的遗骨、遗物悉心收检,重新合葬,使“烈马披鞍”姜氏祖坟相对集中于百平方米左右,因此,继襄公遗骨也在其中。墓地旁边至今还有数处约两平方尺大小洞口的盗洞,深不见底,真是令人无比惊悚与感慨。
    继襄公一生贡献不在为官,而在戏曲。仅《劲草堂笔记》《劲草堂曲稿》,就收集了平生所创作的多部传奇剧本,还有《梧桐泪传奇》以及诗集《劲草集》等。由于笔者不懂戏曲,因此无从下笔妄加评论,但从网上浏览的一些信息,可以看出继襄公在传奇杂剧创作上为后人留下了丰厚的遗产。作为一名清朝官吏,身处动荡之世,却从未放弃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网上有文称其创作于1912年的代表作传奇杂剧《汉江泪》,剧中将叙事与代言相结合,打破了传奇杂剧排除叙事而由剧中人代言的传统,自创体例;以武昌起义为题材,并对武昌起义加以评述,表现了传统士大夫的辛亥革命观;以悲天悯人的情怀,感慨沧桑兴亡。赋予《汉江泪》以特殊的艺术与思想价值。而剧中最令人感到新奇和兴奋的,是关于“新武汉”的想象。对百年后的“新武汉”展开梦一般的想象,今天读来,也别有意味。
    无论如何,姜继襄作为石牌人,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是怀宁的骄傲,是石牌的骄傲。挖掘和整理姜继襄的相关史料,不仅是对石牌地区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也是为石牌打造戏曲小镇建设充实历史内涵。文化是任何一个地区的灵魂,正如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虞爱华同志近期视察所讲的:石牌镇在一千多年的岁月长河中,沉淀了太多的文化。我们不仅要把石牌镇的戏曲传统文化保护好,还要传承创新、发扬光大,使其留下来,用起来;传下去,走出去,不让文化遗产成为文化遗憾。文化是历史积淀的产物,没有保护,就谈不上发展。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与魂,具有资源和家园的双重价值,是文化自信的源头活水。因此,笔者认为石牌戏曲文化特色小镇建设在挖掘补充软件上,应当是任重道远。有相关的史事、实物、遗址等待我们去发现、挖掘、打造和保护…….仅就石牌姜姓,有600年历史和徽派建筑风格的姜网村落已被棚户区改造项目夷为平地,但遗憾的是至今已荒芜五年,何时开工似乎还遥遥无期,令人不可思议;姜家祠堂门前有记载的一对数百年历史二米多高的镇宅石狮,它已不仅仅是代表着姜姓,可以说是石牌古镇历史沧桑的实物见证,不知怎么流落到小市孔雀东南飞入口处?再如麻塘湖官山“烈马披鞍”姜姓墓地,其中就包括姜继襄这样对中国戏曲做出重大贡献的历史名人,近期由于商业利益的驱动而无节制的取土,已导致该片墓地濒临崩塌被毁的境地……随着时间流逝以及相关老人相继离去,不仅是姜姓,还有潘姓、陈姓、董姓等有关石牌地区文化发展进程中的各类资料、实物等等,也许唾手可得,也许永远沉寂,甚至有的也许真的“成为文化遗憾”。
    石牌戏曲文化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软件建设绝不可小觑,高起点的硬件建设必须要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才能相得益彰,既要传承文化,又要呼应历史,才能真正把石牌戏曲文化建设打造成戏曲工作者、戏曲爱好者的文化体验基地。